刺死辱友者

原文链接 : 刺死辱友者

作者 : 寂灭血觋

蕾米莉亚被魔理沙给捅死了。

这事也不知道是谁先传出来的。一开始好像仅仅是有人看到了红魔馆里面出来了一群人向着博丽神社去了,然后接下来好像就是红魔馆的大小姐满身是血的被人抬了下来。很快这件事就立刻引爆了人间之里,大家众说纷纭,谁都想知道这件事到底是怎么了——毕竟符卡规则都这么多年了,人们已经好久没有看到妖怪打架还动刀动枪了。谣言随即而至:有的人说这是博丽的巫女欠钱不还,红魔馆上门讨债反而被捅;然后又有人说这是高利贷,而且动手的并不是巫女而是那个魔法使;最后还有的人绘声绘色的把现场描绘了一遍,说是红魔馆的人围住了博丽神社,非法囚禁,辱骂殴打,甚至还……正在大家都众说纷纭的时候,妖怪之山的一份报道震惊了所有人:《刺死辱友者》。文文新闻,加急号外,这事算是彻底摆在了幻想乡所有人的脸上——

发生了什么?

——————————————————————————————————————

射命丸文:请问四季映姬小姐,您对于这个关于雾雨魔理沙的这个无期徒刑的判决是……

四季映姬:我没有回答你的问题的义务。

射命丸文:请问这件事为什么不适用与正当防卫呢?听说双方的律师都采取了上诉——请问——

四季映姬:小町?小町?赶紧把这家伙赶走!快点——

————————————————————————————————————

《刺死辱友者》以令人震惊的笔触写出了这样的一个故事:

“多名在场人员证实,八云紫进入博丽神社后,说‘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随即离开。被告人欲离开但被阻止,随即摸出了一个八卦炉……”

“阎魔方面认为,虽然当时被告人的人身自由受限,也遭到侮辱,但对方并未有人使用工具,在妖怪贤者已经出来调停的情况下,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

“辱骂。抽耳光。鞋子捂嘴。在五名催债人长达一个小时的侮辱后,蕾米莉亚脱下了裤子,用极端手段侮辱博丽灵梦——当着灵梦朋友魔理沙的面。”

“匆匆赶来的八云蓝等人并没能阻止这场羞辱。情急之中,雾雨魔理沙摸出一个八卦炉释放魔炮,至四人受伤,被正面击中的蕾米莉亚斯卡雷特被送往永远亭就医,却因失血过多死亡。”

很快这期的文文新闻就传遍了幻想乡。虽然文文系一直有着造谣的不良名声,但这一期的报道还是震惊了所有人——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博丽的巫女在人间之里的人们看来,虽然不务正业,但一直也是斩妖除魔的保护人类的巫女——这究竟是怎么了?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

——————————————————————————————————————

射命丸文:十六夜小姐,请问——

十六夜咲夜:你来干什么?出去出去!我们家——

射命丸文:不,我仅仅是来采访一下当时的情况——

十六夜咲夜:你还有脸问?那个博丽灵梦就是个老赖,欠我们红魔馆钱不还,我们去催催债结果大小姐就被她朋友给捅了!你还好意思报道?我真是看透你们这群记者了——

———————————————————————————————————————

事情闹大了。

很快幻想乡各处的妖怪就惶恐不安了起来——毕竟博丽灵梦可是再幻想乡里实力顶点象征平衡的存在,竟然有一天也能遇到这种事情。不仅仅是因为公平正义的问题——红魔馆势力独大一方,妖怪贤者坐视不管,平静安稳的幻想乡——真的那么美好吗?

其次是人们对阎魔方面的判决表达的不满。明明是红魔机构暴力催债,现场甚至使用了极其低端下流的侮辱方式,为什么审判书上面要写“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难道真的是人们所猜测的妖怪与阎魔沆瀣一气,幻想乡人类的末日终于要到来了?

最后还有对秩序维持者的震惊:妖怪上门暴力催债,八云紫竟然只说了一句“要账可以,不能动手打人”,这样的基层处理是不是已经脱离了幻想乡创建的目的?

被害人雾雨魔理沙的好友爱丽丝表示,这件事如果魔理沙不是被认定为正当防卫无罪释放的话,那她哪怕是单挑整个地狱也在所不辞——同时她也表示,目前幻想乡基层的涉黑人员早就可以和三司分庭抗礼了。基层法治早就失控,“等沙沙动手的时候你们才跳出来说,‘动手是不对的!’‘判决没有问题’‘你们要走正当的途径’,那她放高利贷,侮辱他人,逼着巫女吃【哔——】的时候,法律在哪里?”

某不愿意吐露姓名的妖怪庭师也表示:之前大家还讨论过为什么幻想乡的治安看起来很好?那就是因为本来作恶多端的妖怪黑社会现在灰色化了。所以明面上的治安看起来很好的样子。再这么下去,基层彻底脱离控制,大概就要回到博丽大结界建成之前了。

当然也有居住在雾之湖旁的冰精称,这是幻想乡费拉不堪德性洼地的又一力证,大一统暴政吃枣药丸,早日脱乡保平安,同时她也表示不承认⑨是幻想乡最强的人都是愚人,现在承认的话还有机会做诸乡的国父。

舆论愈演愈烈。

————————————————————————————————————

射命丸文:你好!请问——

八云蓝:我们这里不让拍照!把相机放下——

射命丸文:我是来采访八云紫小姐的,不是——

八云蓝:我们不接受采访,就一句:感情归感情,法律归法律,这是正道!

——————————————————————————————————————

不仅仅是妖怪之间,人间之里关于这件事的讨论也愈发激烈了。

很快就有人出来表示:文文新闻有着造谣记录,不可信,不要被带了节奏,等反转。随即还有人表示博丽灵梦这种人被怎么样都无所谓,她就是个老赖而已,欠债不还,被逼债活该,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正经人会去借高利贷吗?自己穷到吃土还怪别人?也有从法律角度表示这个案件判的没毛病,要是不爽的话你去幻想乡外面看看也是这么判,成天说要法制社会你们怎么这么喜欢舆论干扰法制啊?这么不喜欢幻想乡你滚出去啊?反正外面有那么多人想进都进不来呢。不想在幻想乡待着就赶紧滚出去当阿良良木历的女朋友去吧,一天到晚就知道跪舔外面男人的废物。不过更多的妖怪还是对这件事表现了更加的重视——例如基层管理不力,妖怪势力独大,判决究竟符合不符合法律等等等等,“这幻想乡如你所愿”,“我乡这么流氓我就放心了”的嘲讽声不绝于耳。双方开始互相斥责对面“造谣”“洗地”,嘴仗打的不亦乐乎。

但是似乎妖怪贤者的反应却很让人震惊——很快人们看到的下一条新闻就是人间之里的门口出现了一个来源不明的电车和撞到了电车上的驴。虽然事后八云紫表示电车和驴都是因为隙间的故障导致的,不过这件事倒是很快就引发了舆论争执——这是群驴怼车的意思?当然也有人说这就是过度解读,你们简直玻璃心云云,不过事情似乎已经开始向着越来越失控的方向发展了。

声音越来越大了。

———————————————————————————————————————

射命丸文:请问你借款的原因是什么呢?

博丽灵梦:那不是废话吗!穷的都要吃不起土了啊!我要是有东西吃还用去借高利贷……

射命丸文:听说外界有表示您是为了投机倒把才借的钱,而且还有人拿出了你常年欠钱不还的证据,说“两边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死的活该,无期也活该”,请问你怎么看?

博丽灵梦:我可以用梦想封印吗?

射命丸文:这,不太好吧……

博丽灵梦:那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

蕾米莉亚没死。

就在这件事发酵的最厉害的时候——一个最大的新闻突然爆了出来。那就是红魔馆的大小姐又一次被人目击到出现在红魔馆里了。而且看起来完全没有什么大碍的样子——这件事立刻就传到了幻想乡的所有人的耳朵里。

虽然完全没有搞明白这是发生了什么,这时永远亭的八意永琳则表示这可能与蕾米莉亚斯卡雷特的“操纵命运的能力”有关。同时二审判决的结果也出来了——正当防卫,无罪释放。不过既然魔理沙是正当防卫,那实施了侵害的蕾米莉亚以及红魔馆集团是不是就是就要依法处理了呢?这方面阎魔则表示:永远亭方面已经出示了蕾米莉亚的死亡证明,至于吸血鬼死了还能复活这种设定完全是无稽之谈,法律不追究死人责任——对此射命丸文采访了白玉楼的西行寺幽幽子,白玉楼方面则表示我特么从来都不知道有这么个规定,依法治乡依法治乡,我们白玉楼集团是合法组织,请各位大佬不要把我们架在火上烤了。

这样的结局看起来很完美——许多人表示我乡果然还是法治社会,这次的案件是幻想乡法制建设的重要一步,你看,人家到底还是无罪释放了是不是?而更多的人也表示那基层管理和暴力组织沆瀣一气怎么处理?一声不吭就过去了?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大家记性都很差,随便给个结果过几天大家就全忘了啊?这样的结果远远不能接受——

不过很快这样的声音就消失了。因为八云紫很快就规定人间之里的居住税再一次提升百分之二十——这件事立刻引起了新的讨论。什么?人间之里也没法住了?这是不是逼着人去信教啊?以后大家都去命莲寺,然后圣白莲在多建几个寺院啥的,然后大清早上大家集合起来去念金刚经?新的政策下幻想乡众人再一次惶恐不安了起来,生怕改革的阵痛这一次痛到的就是自己——不过,至于博丽的巫女现在又怎么样了,自然是没人关心了。

于是幻想乡的又回到了和平的日常:有人说幻想乡继续建设下去一定会成为日本最大的怪异基地,妖怪复兴拳打舰C脚踩拉拉暴打FGO都不是梦;也有人说幻想乡继续这么搞下去八云紫迟早要把自己玩死,等妖怪把人都吃光了看你们还吃啥,总之就是迟早药丸;也有人表示幻想乡的妖怪才是压迫人类最根本的原因,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只有阶级斗争才是结束这虚伪的乌托邦的唯一手段。当然,最后也少不了湖边的冰精今天又表示你乡大一统暴政德性洼地费拉不堪赶紧跑路吧,不承认⑨是幻想乡最强的都是愚人,现在承认还有资格做诸乡的国父——

又是和平的一天啊。

另:我写这篇文章目的其实是非常严肃的。但是考虑到这件事仍然没有定论,所以我也不太愿意很直接的把我的看法说出来,于是就用了这样的手段,省的被人嚼舌头。

不过看起来好像被误会了,这篇文章并不是段子啊。真的不是。